<address id="f1plp"></address>

            <address id="f1plp"></address>

            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訪談·視點

            王小理:疫情阻擊戰就是科技攻關戰

            2020-02-26 學習時報
            【字體:

            語音播報

              新發烈性病原體存在新奇的傳染、致病特征,嚴重威脅人類健康和國家安全。針對新發傳染病暴發和傳播鏈條的關鍵環節,明確疫情防控各節點重大需求,將科技防控作為保底手段,研發攻關對策和防控模式,努力爭取最好的結果。
              風險預警需求與生物安全事件監測技術

              我國目前建立了72小時內鑒定300種已知病原的檢測技術體系,形成了由核心和區域實驗室,以及800余個哨點醫院組成的傳染病癥候群監測報告網絡。但監測預警主要集中在一系列已知傳染病威脅上,目前的挑戰是要可靠地監測新發、未知傳染病威脅和病原體溯源。而據有關專家估計,現在有50萬種還未發現的病毒能感染人類。環境取樣是進行有效和及時響應的關鍵前端活動之一,但當前的采樣及隨后環境樣品分析方法十分繁瑣,會消耗大量的資源,超出當前生物監測和實驗室檢測能力。

              要研制氣溶膠采集器、生物觸發與探測器、室內自動化生物偵檢系統、移動式生物檢測系統等自動化、智能化和小型化生物偵檢技術裝備。同時,基于技術融合、物聯網、大數據分析與數學啟發,建立將傳統監測方式與氣象和人口動態背景數據等結合在一起的網格式、移動、遠程監測裝備及體系,組建病原體即時監測技術群與在線監測預警系統,提供對潛在病原體背景和峰值情況的即時、持續性監測,以便能夠提前數日、數周感知重大疾病暴發。

              態勢感知、風險決策需求與疫情預測建模技術

              基于計算機和人工智能等信息處理手段,可以預測疾病的出現或疫情暴發,追蹤疫情發展歷程,從而達到對疫情的態勢感知、風險決策與主動應對。國際上,美國政府多個政府部門實施多項疫情建模計劃支持疫情防控決策,以預測具有軍事意義且事關國家安全的人傳疾病傳播情況等,其中比較典型的決策支持系統包括國家生物醫學情報中心開發的傳染病評估系統、國土安全部國家生物監測整合中心系統,后者整合各類疫情數據,提高數據分析和可視化能力,并網絡鏈接到國家安全態勢感知和聯合指揮系統。

              我國科技重點研發計劃已經部署生物危害模擬仿真和風險評估技術研究等。亟須有針對性地開展重要病原微生物氣溶膠在軍事要地、重點城市、經濟發達地區等不同環境下的擴散動力學以及規律研究,建立生物危害事件發展動力學模型,評估生物事件的直接、次生衍生危害效應,重演事件發生、發展及演化成災的全過程,發展態勢感知與疫情發展預測能力。

              切斷傳播鏈條需求與暴露人群的快速可靠診斷技術

              人際之間傳播的傳染性疾病的防控,對響應時間要求最緊迫。許多急性傳染病感染者在癥狀表現出來之前已經具有傳染性。在疫情傳播鏈條中,確診密切接觸或暴露于特定病原體環境的個體是關鍵環節,對其是否感染、具有傳染性發現得越早,就越容易做好防控對策。將重大傳染性疾病確診時間點提前的每一小步方法改善、將疫情處置時間點前置,都會顯著擴大下一步疫情防控的“操作空間和自由度”,滿足決策者的決策時間周期和公眾安全需要,控制疫情進一步擴散。

              對致病微生物暴露生物效應的早期識別、建立準確便捷的診斷技術是關鍵。通過基因組學、元基因組學、蛋白質組學分子方法,非破壞性測序等改進,闡明病原體暴露原因和影響,發現并驗證能夠反映早期效應、具有高表征價值的生物標志物,進而開發基于生物芯片、納米傳感、質譜流式細胞技術等高度敏感、特異和盡可能使用方便的傳染病診斷方法。其中,微流體設備是“芯片實驗室”診斷設備,使診斷在病床邊和資源受限的環境中更易獲得、更可用、更有用。發展手持式、真正的便攜式裝置,在現場實現預先診斷功能。無細胞診斷技術利用工程化的遺傳路徑制造用于診斷的蛋白質,可以生成肉眼可見的快速比色輸出,能用于惡劣環境中的疾病診斷。

              應急醫療需求與醫療對策快速生產部署技術

              疫情進一步蔓延后,需要個人和科研防護產品、疫苗、抗體和藥物等醫療對策快速生產和部署,以便控制潛在傳染性疾病的傳播,快速進行人員救治,保持社會基本面穩定。然而,開發針對特定傳染病原體的疫苗或藥物需要通過研究、開發、臨床試驗、檢驗等,耗時很長。雖然廣譜性疫苗和藥物的研究及通用技術平臺和產品規范化研究工作已經取得較大進展,但人用治療藥物、抗體和疫苗的快速、高效大量生產平臺方面還尚未建立。為應對上述極端情況,亟須加快應急醫療對策產品發現、設計、制造和檢測的標準化平臺技術建設。

              開發應對烈性傳染病新一代個人防護裝備,重點研發過濾效率高、阻力低、同時具有殺菌抑菌的新功能性過濾材料。建立快速分析未知烈性病原體的特征抗原表位、保護性抗原表位及其特異性抗體技術,縮短新發病原體的疫苗和抗體候選制劑的研發周期;進行體外人體免疫系統模擬設計,加速候選疫苗抗體安全性和有效性的評估。建設先進開發與制造創新中心,開發可用于多種藥品或疫苗的制造工藝而不是只能生產某一種類型的應急制造工藝技術。

              戰略安全形勢研判需求與綜合集成研討技術

              傳染病疫情暴發有復雜的成因,如城市化、人口流動、氣候變化、土地開發、病原體進化等等宿主和環境的變化,傳染病重大疫情防控的立足點必須戰略前置。國際上,世界銀行《從恐懼和忽視到投資健康安全:國家層面資助疾病大流行應對現狀》、美國國家情報委員會《全球趨勢》系列報告、減少核威脅倡議組織等提出的“全球健康安全指數”、蘭德公司的“傳染病脆弱性指數”、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健康安全中心的“未來大流行性病原體的特征”研究等具有一定代表性,通過對科技、政治、經濟、社會、人口、生態等塑造國家安全行為的情況和社會發展基本趨勢進行戰略形勢預判。

              作為國家戰略決策的關鍵環節,國家生物安全環境凈評估極端重要而迫切,因其涉及眾多行為主體和主客觀要素而極其困難。為有效廓清當前和下一步生物安全及國家安全宏觀圖景,必須轉變思維,加緊形成一套較為科學的流程與技術方法。充分運用20世紀90年代錢學森等戰略科學家提出的綜合集成研討方法,組織自然、社會、人文、情報等科技領域專家,結合定性研究與定量研究,融合科學理論與經驗知識,對防控對象、方法和重大問題的“現在時”和“將來時”有一個整體掌控,跳出專業窠臼來總攬全貌,為國家安全戰略決策、加強國家防控科技能力提供理論指引。

              同時必須注意到,堅定的大局意識和可塑的頂層設計,精誠團結、協同創新的科學研究共同體,高效靈活的監管、質監與采購機制和渠道,有序開展、全力保障疫情防控科技攻關,提供新發疫情防控的核心解決方案,這是打贏疫情防控攻堅戰的關鍵組成。

            打印 責任編輯:侯茜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聯系我們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號 郵編:100864

          1. 日本黄色视频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